第十八章:郡主
(2015-12-01 07:59更新,共2704字)
    花瑾將自己的美女侍女們都留在了自己的船上,他已經先一步上了主辦方的船。還沒上來一會兒,一只毛茸茸的生物便躥到他身邊,它脖子上還系著紅色的蝴蝶結,雪白的爪子抓著他衣服下擺。他蹲下來,把小雪抱起來。

    “你娘呢?”他撓撓小雪的肚子,小雪愜意地躺在他懷里。聽到花瑾的話之后,它爪子一伸,指著旁邊的一艘大船。

    那艘船上燈紅酒綠,隨處都是脂粉香味,那里,是全天下男人的溫柔鄉,很多人一生的向往,古語有言:只羨鴛鴦不羨仙。

    頂樓窗戶上,有模模糊糊的影子倒映在上頭,那影子很是纖長窈窕。

    雖然隔的遙遠,花瑾依舊知道是誰。他垂下眼瞼,笑的風/流妖艷。

    “今天除了是鳳凰節比賽,不也是花魁大選。那么陸小姐也會來,安美人應該去找她了。”墨蘭走過來說。

    小雪在花瑾懷里,毛一根根地豎了起來,齜牙咧嘴地瞪著墨蘭,仿佛要把它的一對大眼睛給瞪出來。

    墨蘭訕訕地收回自己伸出的手,這會兒如果他去抱小雪,小雪一定會把他的臉抓得面目全非。

    “好可愛的小貂,我能抱抱它嗎?”在墨蘭和小雪無聲地對峙時,一個柔婉的女聲,成功的緩解了一人一貂之間緊張的氣氛。這個女孩,是跟著雪貂的身影追過來的。雪貂鉆到花瑾懷里,更多的是故意的。

    人和貂都看著她。

    花瑾看到美人,愣了會兒,然后微微彎腰,什么都沒說,美人就做了個手勢,然后含笑著搖了搖頭。墨蘭和小雪在一邊看著他們的互動,都有點莫名其妙地感覺。不過很快,墨蘭就反應過來了。

    來的不是普通人。

    一身鵝黃色衣裙的少女,清麗脫俗地站在他們面前,發飾上白色的羽毛輕輕搖動。她只是略施粉黛,便猶如詩經一樣意蘊深遠而優美。她的一顰一笑,皆落落大方。不經意間流露出的貴氣,也不是一般達官顯貴家族能培養出來的。

    花瑾一眼就認出了她,麻煩上門了,他也只能坦然接受,何況對方是美人,還對他胃口。

    “美人所求,自然沒有不應之禮,不過這只貂有點野性難馴,怕是無福消受美人恩了,實在是可惜可惜。”花瑾摸摸小雪的毛,大紅色的袖子搭在小雪的身上,把它豎起來的毛,一根根壓塌下去。又把它故意往美人身邊送。

    花瑾故意讓小雪的頭對著墨蘭,墨蘭敢喂它毒藥,他們倆梁子注定結大了。

    小雪與花瑾配合的十分默契。

    小雪對美人的興趣遠遠沒有母雪貂的興趣大,被美人分神之后,它稍稍反省了一下——瞪人的時候怎么能分心呢。它立即精神抖擻還全神貫注地看著墨蘭,被花瑾壓下去的毛,又豎了起來,它亮著自己的爪子,兇殘的狠。墨蘭揮揮袖子出去了,不和一只動物計較。

    “它是有主的?”宛清揚指著雪貂說。

    “它主人不在這里,這只貂一直就不太聽話。”花瑾把它放下來,它立即鉆到人群中,追蹤墨蘭,在墨蘭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狠狠地咬了他一口。人群里傳來墨蘭低低地悶哼聲。

    墨蘭追著小雪跑了出去,小雪在船弦上回頭對墨蘭看了一眼,然后直接跳過去,踩著幾條船,跳到最大的花船上。

    墨蘭沒猶豫,跟著小雪跳了過去。小雪脖子上的蝴蝶結紅色的一面露在外面,說明安瑤有事找他們。花瑾現在離不開,只能他先過去。

    來的這個女子,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是東韓的瓊瑤郡主,詩詞歌舞美人之首的詩心美人宛清揚。

    墨蘭喜歡美人,雖然這個美人讓天下大多數男人趨之如騖,不知道為什么,他卻沒什么感覺。可能是,在他眼里,這種美人心機都太重,活的一點都不自在。

    很奇怪的是,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東韓和南趙正在緊鑼密鼓的安排著聯姻,瓊瑤郡主這個時候,應該在南趙的王宮里才對。鳳凰節的比試現場不比風華錄比賽,一旦無聲琴被彈響,開啟琴中的秘密,這里將會到處都是危險。

    宛清揚知道花瑾的身份,花瑾也知道她是東韓的郡主,所以才會有剛剛行禮被制止的一幕。這一幕也說明了,宛清揚是微服出來的,并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蹤。

    宛清揚雖然是追著雪貂來的,但事實上,怕是找花瑾有事。讓正準備著聯姻的郡主,不惜深入險境來找花瑾,也就表示了,這事情不簡單。

    墨蘭聯想著東韓和南趙最近發生的事,一時也猜不出宛清揚要找花瑾,所謂何事。

    算了,這個也不關他的事。

    如墨蘭所料,宛清揚確實找花瑾有事。

    美人含笑,意味深長:“不知少閣主可有時間。”

    花瑾不動聲色地回禮:“我一直閑的很。”

    “那少閣主,這邊請。”得到回應之后,宛清揚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花瑾默默地跟上。

    前臺比賽已經開始,花瑾只是去湊個數的,參不參加并沒有多大意義。

    花瑾半是玩笑地說著:“《詩經》有云:有美一人,宛如清揚。瓊瑤郡主,今日一見,果然如《詩經》里描繪的美人一般。幸會幸會。”

    美人榜有琴棋書畫和詩詞歌舞八位美人,琴棋書畫四大美人都是蓬萊宮宮主自己選出來了,實際意義不大,詩詞歌舞四位美人則是大眾選出來的。

    各個都是冠絕天下的容貌。

    宛清揚是四大美人之首。

    “少閣主風采,才是難得一見。”郡主并不打算和花瑾繞彎子,直接開門見山地說,“實不相瞞,清揚這次,是有事所求,還請少閣主能助我。”

    在包廂里,宛清揚屏退了所有下人。

    花瑾雙手抱胸,洗耳恭聽:“郡主找我有何貴干?”

    “我想……”宛清揚臉色變了變,又快速的恢復正常了,那一個轉換之間,小女兒的情態,也沒有逃過花瑾的慧眼。畢竟他背著他老爹浪跡花叢那么多年,雖然吃了他老爹無數的苦頭。

    宛清揚停頓了兩秒,抬起頭,掩飾所有的羞澀,將上位者居高臨下又想著招賢納士而唯才是用的態度表現得淋漓盡致:“云閣情報網遍布天下,沒有什么能逃過云閣的眼睛。我想,可否請少閣主幫我找一個人,我宛清揚欠云閣一個人情,若日后云閣有用得著我的地方,盡情開口,清揚必定竭盡全力。”

    宛清揚也是才來到南趙不久,因為急著找人,才想到了先來找花瑾。她知道花瑾一定會來參加鳳凰節,所以就跟著來了。

    花瑾有點意外,找人的話,請云閣幫忙,是有點大材小用。而且,美人郡主的一個承諾,也價值不菲,她可是東韓最有名的人物,便是東韓國世子的地位都沒有她高。

    值得讓瓊瑤郡主做出承諾的人,花瑾刮目相看:“不知郡主想找誰?”

    “神醫追月。”宛清揚一字一頓得念出這四個字,念的非常深刻,就像雪貂看著墨蘭磨牙一般。

    “他?”花瑾有點頭疼,神醫追月,姓白名琉月,一向行蹤不定,平時七大家族聚會,他都鮮少參加。云閣收到有關他的消息,是少之又少。

    花瑾還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

    “雖然我知道不該問,但是還是很好奇,郡主你找神醫做什么?你也知道神醫那個脾氣,如果他心情不好,找到了他,他也是不見的。”

    宛清揚也沒有遮著掩著,大大方方還胸有成竹地說:“我找他是來救人,他曾欠我人情,我相信他一定會救。”

    這么一聽,花瑾還真來了興致,一定要把琉月找到。這樣不僅知道了神醫的一個八卦,還能得到美人郡主的承諾,何樂而不為。

    這個在傳說中不食人間煙火的神醫,什么時候還欠人情了。聽郡主的語氣,是對琉月又愛又恨。

    花瑾一下子惡趣味就上來了,卻裝作正經模樣,“義正言辭”地向宛清揚保證:“郡主放心,云閣一定竭盡所能。”
辽宁11选5